陆离

所谓人生啊什么的,都只不过是一个轱辘轱辘循环滚动的圆环而已。

“要是能死一次就好啦。”林蔷突然开口。“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先给你写一封遗书的。”林蔷转过头,对辛妙音郑重的说。“而且我现在暂时还不想死,我小说还没看完呢。”
已经习惯了林蔷的日常发神经,辛妙音平淡的回答:“嗯,那挺好。”
“诶,要不要和我一起自杀啊?我觉得很不错哦!”
“不了,谢谢。我还想多活一会呢。”
“好吧。那你要是哪天突然想自杀,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奉陪到底!”
“你是要怎么样奉陪啦……”对这样一个神奇的好友,辛妙音只觉得无力吐槽。
不过,林蔷还真的是够矛盾的。辛妙音抬眼看了看那个一边灿烂的笑着一边吐出奇怪话语的人,这样想着。
明明是一个阴暗的人,又故意笑的这么灿烂。
太假了。

记一次精神层面的糟糕经历(事后记)

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一切一切虚幻的假象光怪陆离的在身边出现,眼神也只是虚虚的斜向下去。
无数个自己。无数个父母。无数熟悉的不熟悉的面孔。那么多人从虚幻中匆匆忙忙走出,又毫无缘由的消失,像是一台乱了套的戏。
“看看你这幅怨天尤人孤僻清高的可笑样子!”
是这部戏的导演吗?但是这声嘶力竭的呼喊不但没有让演员们乖乖下台,反而引起了更多更大的混乱:演员中的那些“自己”沉寂了片刻,也提高了嗓音疯了一样的像四周喊叫。每个人都固执己见,认为自己是对的。
所以,这场喧闹还要很久才会停止。她意识到了这一点,叹了口气,轻而易举的拨开重叠交错的幻影,走到一小片没有“人”的空地上。
——说他们是“人”,其实他们只是记忆的投影而已。
不断的否定,来自自己的否定无一遗漏的全部伤害的都是自己。只有不断挣扎着爬出“自己”的尸骨堆,不断的向上攀登,才能够避免被无助的记忆再次淹没。向上,逃离——把所有不愿想的和懒得想的东西都抛在身后,任凭时光把曾经的撕心裂肺和惊喜万分冲淡成平淡。
——你应该去死。
这样毫无起伏的说出口的话,成为了驱散垃圾回忆的最好工具。
看着那些幻影不甘心的“死去”,心脏却突然悲伤的疼痛起来。
(像你(我)这样的残次品就应该去死。)
她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回忆中的自己也是她,哪怕是做错事应受的惩罚,也都会寻着源头返回到她的身上。
她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回忆中的自己也是她,哪怕是做了在她看来不对的事情应受的惩罚,也都会寻着源头返回到她的身上。
(全部都缠在一起了。)
就这样被迫一遍遍温习糟糕的回忆,还有无数个自己在脑子里吵的不可开交。因为思维太快,大脑连把争吵变成破碎的语句都做不到,她只能默默地感受无数种朦朦胧胧的观点从脑子的这头滚到那头,混乱无比。
她又叹了口气,视线自然的下垂到让身体感觉最舒服的角度。
世界上第二好的事情是刚刚出生就死亡,唯一能好过它的事情就是根本没有出生过。——见鬼,我是在哪里看到这句这么有哲理的话的?
不管怎么样,她现在总算有些理解这句话的深意了——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又有一句话闯进她的脑海。
无知者无畏。
她一边和父母说话,一边注意她混乱的脑子不要突然把她搞成精神病,一边想着这些杂七杂八的。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样才能对自己和生活做出这么无情又冷酷的分工处理的。
(你为什么不去死呢?)
总之,现在她突然有一点点后悔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