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和熊二郎不可兼得

丢弃自我安慰以最严厉又是最温柔的话语伤害且安慰自身

小学时去过成都,在春熙路上看见一只流浪猫,低头好像在地上舔吃什么东西。当时莫名感觉很难过,一直没有忘

图是自家小主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