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和熊二郎不可兼得

丢弃自我安慰以最严厉又是最温柔的话语伤害且安慰自身

一日の日常

空调车的气味很奇怪

25度的空气中有药剂的味道

妄想着我身后人手中武器的寒光

握紧了手中尖锐圆规

如同两个人同时生活

清晰知道不切实际同时进行着妄想

被无数规则缠绕

空虚内心渴求更大刺激

饱腹后的呕吐感

渴望将腹中空虚一泄而出

失去规则约束后无法生存

无法剥去脸上面具

以博取笑声存活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