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和熊二郎不可兼得

丢弃自我安慰以最严厉又是最温柔的话语伤害且安慰自身

心意

无法传达的心意

最终阻塞住思考

凝固的乳白胶漆

正如停滞的思绪

空白而又无法前行


被恶意堵住喉咙

渐渐的无法呼吸

想要表述的歉意

怯懦的滑出舌尖

却被刻意转化为无用言语


害怕一切不顺心

害怕就此失去你

无力感弥漫散播

缓缓冻僵了躯体

试探着伸出手却被无情拍落


泪水划伤面孔

「请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梦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