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和熊二郎不可兼得

丢弃自我安慰以最严厉又是最温柔的话语伤害且安慰自身

倦容

已经失去意义了。已经有些厌倦了。一次又一次的被自己挫败。很讨厌自己。无法去理解你的歇斯底里。无法去判断谁对谁错。试图学着像你一样有勇气将圆规扎向自己的手腕,在接触到冰凉针尖时陡然惊醒,无法再前进一步。

我始终不能像你一样。你那么温柔那么勇敢那么包容那么理解我。我却让你失望了。

「抱歉。」

「对不起。」

「不要再难过了。」

「因为我也会难过啊。」

诸如此类笨拙的安慰根本无法传达,是的,它们太过拙劣了。

「我…」

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但明天依然会到来。

有人说死亡什么都无法改变,但事实上,死亡可以解决所以问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