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和熊二郎不可兼得

丢弃自我安慰以最严厉又是最温柔的话语伤害且安慰自身

在那教室靠墙边的坐位,坐着的是你

在那车站站牌后的身影,投射的是你

在那午后的阳光下,静静呆着的是你

『最喜欢你了』

这样被轻轻念出的拙劣情话,也阻挡不了我扭曲的情意

『是谁错了呢』

诸如此类的迷茫,都是在阳光下破裂了的空虚泡沫啊

『喜欢』之类的,究竟是什么啊

只是想要去成为比普通朋友更加接近的存在

主动接近的明明是你啊

『讨厌』之类的,早就明白了啊

只是奢望你去改变一下自己那“怪人”的名声

开始生气的明明是你啊


故事的最后,依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看懂这故事的意义


『“意义”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