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和熊二郎不可兼得

丢弃自我安慰以最严厉又是最温柔的话语伤害且安慰自身

这世界所憎恶的

谁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尤其喜爱在午后温暖的阳光下扼住你的喉咙。你的眸色偏棕,在阳光下折射出好看的色彩。包括其中绝望而又朦胧的情感。你憎恶着他们,喜爱着我。我憎恶着情感,喜爱着梦魇。你渴望被爱,我渴求着孤独。你是那么的心软,而我却是如此的无情。

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情感。我从不会爱。我厌烦那人世间纷纷嚷嚷的杂音。我排斥他们。那些充满希望与感情的歌曲我从不会去理会;那些长相美丽声音甜美的女孩子令我感到烦躁。我只喜爱那曲风优雅黑暗的歌曲;我的声音和我的性格一样僵硬而冰冷。

I HATE THEM.

隔阂早已出现,只是你不曾发现。

隐约记得有谁喃喃细语:

         ——如果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其实我很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