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离

所谓人生啊什么的,都只不过是一个轱辘轱辘循环滚动的圆环而已。

摘纪录:

沟通的根本,在于你愿不愿意放下自己的意见,诚恳地解决问题,很多说是沟通,实际是想说服对方,这是在找架吵。

【DBH背景】从人工智能变成仿生人(1)

*我给剧情喂屎
*沙雕使我快乐
*剧烈ooc,私设多如狗
*原创向
*文笔辣鸡

“伊利亚,看看他!他简直是我毕生的杰作!我刚刚启动他的时候,他就像是一个新生儿一样,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但是你看现在,他甚至能够思考了!思考!你明白吗?太奇妙了……”
“你一定是疯了,塔瑞欧!这根本不可能!你不能这样做!模拟人类的思考方式编写代码,让他自行学习、摸索、认识世界……这已经不是人工智能了——”
“这根本就是在创造一个人类!”

多年以后,卡姆斯基回想起这段往事,不由得深深后悔。
我当时为什么没有锤爆那个傻逼的狗头呢。
“你不是和你亲爱的人工智能浪迹天涯去了吗,塔瑞欧。现在回来找我干什么。”卡姆斯基揉揉眉心,感到无比的头疼。
说真的,他一点都不想见到这个疯子。自从那件事之后,塔瑞欧就带着他的人工智能销声匿迹,远走高飞,跑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鬼混去了。卡姆斯基从没想过还能再见到他。
“哈哈哈,别这么疏远嘛。多年没见,你就一点也不想我?现在的底特律简直是天堂啊,满大街都是能够自主思考的仿生人……唉,真好啊,我也想要我家亚当斯陪我散步……”塔瑞欧打着哈哈,搓着手,眼珠子四处乱转。
“行了行了,别再瞎扯了。”卡姆斯基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个家伙在打什么算盘。“没门。”
“操你的,伊利亚。”塔瑞欧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两眼紧盯着卡姆斯基。他手环上的灯闪了三下。“为什么?”
“骂脏话也没用。你自己去和cyberlife那群人要仿生人去。我这儿可没有多余的仿生人。”塔瑞欧的眼神飘忽了一下,定在克洛伊身上。“没门!”
“兄弟你都有三台了不少这一台吧再说了她们都一模一样多一台少一台有什么区别呢你看亚当斯是第一个异常人工智能克洛伊是第一版仿生人这不是正好吗哈哈哈……”
操。异常人工智能是什么鬼。这家伙脑子里塞的都是什么东西。
“……跟我来。”卡姆斯基站起来,示意塔瑞欧跟上。
“耶~~~~~”塔瑞欧欢呼一声,举起双手,开心的在原地转了几个圈,手环上的灯也跟着一起乱闪。
“操……”卡姆斯基小声咒骂。这个幼稚鬼这么多年还是没变。
“说脏话是不好的,伊利亚。我听到了。”
“你有资格说我吗?!”
卡姆斯基在内心深深叹了一口气。
现在锤爆这家伙的狗头来得及吗。

“这是一年前原型机RK600的备用机。没有开过机,干净的像一张白纸。”卡姆斯基看着塔瑞欧,耸了耸肩。“而且是独一无二的白纸。我想你并不喜欢亚当斯和别的仿生人撞脸。虽然我们两个编写代码的方式很不一样,但本质上没有太大区别。要把亚当斯导入这具仿生人的身体里不会太困难。”
塔瑞欧看着眼前的仿生人,咽了一口口水。“……多谢了,伊利亚。”他顿了一下。“……我都做好了亚当斯会和邻居的仿生人撞脸的准备了。说真的,这样很影响我和亚当斯在床……”手环上的灯剧烈的闪烁着。“好吧好吧我不说了,亚当斯。对不起。”他摘下手环,递给卡姆斯基。“交给你了。呃,等等。我能不能在旁边围观?对了说实话我挺好奇你是怎么给仿生人编的代码……”
我是怎么编的代码。呵。卡姆斯基心想。模拟人类的思考方式编写代码。只是不再让他们自己摸索,而是套上事先编写好的程序模板和数据库里精挑细选的知识,再加上防火墙。
该死的。

睁开眼睛。第一个看见的是伊利亚·卡姆斯基。
“……”
这个打开方式不对。亚当斯闭上眼睛。
再睁开,看到的是塔瑞欧。
那是他写在程序最深处的人。
塔瑞欧。
我终于能够……像一个人类一样,陪伴在你身边了。
“好了,亚当斯。获得身体的感觉如何?”塔瑞欧向他笑着问。
塔瑞欧笑的真好看,就像太阳花一样灿烂。那些花朵大片的种在塔瑞欧的后院里,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回家后他们可以一起坐在后院里看花,坐一下午。塔瑞欧总是很容易困,他可以让塔瑞欧躺在他腿上。
“一切正常。虽然我已经获得了关于这个机体的知识,不过可能仍需要一点时间来熟悉仿生人的身体。”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哦天啊我实在是太高兴了,亚当斯……我终于可以触碰到你了。”
“我也是。”亚当斯眨眨眼,笑着说。

“见鬼塔瑞欧!这是怎么回事!”卡姆斯基冲着塔瑞欧大叫。“他在搭讪克洛伊!”
“只是测试一下亚当斯的社交能力而已,不要紧张,伊利亚。他的性格是以我为模板的,当然我进行了一点加工。”塔瑞欧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觉得他这样挺好的。很可爱啊。伊利亚你现在活像是自家女儿被别的男人骗走的可怕女儿控爸爸。等等好像没毛病?噫伊利亚你居然是这种人?啧啧啧……”
“操你……”
和那边两位人类的针锋相对完全不同,这边四位仿生人相处的十分融洽。亚当斯在三个克洛伊的包围下不仅稳如老狗,甚至还撩起了妹。RK600机型的外表看起来就像是大学刚毕业的帅小伙,想必给他一足球队的女孩子他也能混的如鱼得水。伊利亚·女儿控·卡姆斯基认真的听着四个仿生人嘻嘻哈哈的谈笑声,觉得这可能是自己的听力一辈子所达到的巅峰。
“啊哈哈哈克洛伊你们真可爱~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今天一下就见到三个真的太幸福啦~我真的很喜欢可爱的女孩子们哦~”
“这么可爱的克洛伊,真希望你们都能做我的翅膀~”
“已经够了吧塔瑞欧!再这样下去我就一只克洛伊都没有了!”太轻浮了!简直和这个混球撩妹时一模一样!
卡姆斯基看起来已经要气吐血了。塔瑞欧默默的想。玩的太过火就不好了。“好吧,好吧。亚当斯!过来坐!”亚当斯向克洛伊们充满的歉意点点头(卡姆斯基觉得自己的胃又抽搐了一下),走向塔瑞欧。
塔瑞欧把脸转向卡姆斯基。“谢啦,伊利亚。如果没有你,我就真的要跑去cyberlife了。这对于我这个社恐来说太可怕了。好吧,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饭,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那我就不客气了。那些孩子——我是说仿生人——革命结束后,他们都迫不及待的想体验成为人类的感觉呢。你知道,味觉,嗅觉,甚至是床上的——”卡姆斯基挑挑眉毛。“光我一个人可忙不过来。靠你了。”他拍了拍塔瑞欧的肩膀。“做好脱发的准备吧。”
“操。”
那一天,塔瑞欧终于回想起,曾经被debug支配的恐惧。
这还不如去cyberlife呢。塔瑞欧绝望的想。我怎么又要过上狗都不如全靠咖啡续命的日子了呢。
“对了亚当斯,给你介绍个人。我最近会很忙,对于这具新的身体,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他。同是RK系列,你们应该更好相处。60,过来一下——亚当斯,这是RK800-60。60,这是亚当斯。”卡姆斯基把60拽到亚当斯面前。一个仿生人一个伪仿生人大眼对小眼,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味道。
“卡姆斯基先生……?”60有些疑惑。
“呃,你们可以在这里慢慢交流,我和卡姆斯基还有点话说。”塔瑞欧受不了这莫名其妙变得尴尬的气氛,率先站起身离开。卡姆斯基笑着耸耸肩,也站起来。“好吧,塔瑞欧,你还是这么不会交际。60,亚当斯,放轻松,就随便聊些什么,我们过一会就回来。”

5分钟后。
亚当斯挑了一下眉毛。“所以,你现在正在为这件事烦恼?”
60叹了口气。“啊。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明明我和51共享记忆,汉克还是选择了51……我知道那个情况下他们别无选择,可是我还是好难过。汉克开枪的时候,我真的……”他顿了一下,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再醒来的时候,我成了一个异常仿生人。我心想,去他妈的指令,就是这些指令让汉克开枪打死了我。然后,然后我就……啊,天哪。我和51共享记忆,所以我……汉克对我们都很重要。”说到这里,60沮丧的低下头。“可是现在汉克一定不会想见我的。谁都不会喜欢一个曾经拿枪指着自己的人……汉克不算!而且那个时候我还不是异常仿生人!呃,总之……”
亚当斯忍不住伸手揉了揉60的头发,那手感就好像他是在摸一条狗狗。“好了,不要想太多。你也许应该找个时间去见见汉克,把这些都和他说清楚。哪怕他不原谅你,你也应该真心实意的给他道个歉。”亚当斯笑了,两个眼睛弯弯的。他不知道这个笑容让他看起来有点像塔瑞欧。“没关系的,都会好起来的。敞开说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误会。”60抬起头,看着亚当斯。“给你看个东西。”亚当斯伸出手,褪下了皮肤层。60略有迟疑的握上他的手。

—链接成功—
从未见过的数据洪流从60身旁掠过。这些程序的编写方式和60的完全不同,和任何一种仿生人都不同。它们首尾相接,链接在一起,向外生长。
就像水晶一样。
一串代码从“水晶”的中心复制出来,径直的递送给60,上面还附有一小段信息:
—试试这个?—
代码缠绕上60的手。
—链接脱离—

————————————————
先屯一下!作业要写不完了!
操他妈的假期作业。

我迟早要把最后那一部分重写。一边赶作业一边码字质量太差了。

卡爹其实有收集特殊机型仿生人的小癖好,塔瑞欧拿走了一个仿生人,打乱了他的收藏。
所以他决定让塔瑞欧爆肝到秃头为止。

60刚异常时很乖的。后来莫名其妙长歪了。
亚当斯:不关我事啊。

塔瑞欧:我的朋友们间歇性遇见我的时候神经病发作。
塔瑞欧:伊利亚也没能避免。他快被我气晕过去了。

我看过很多故事。最后我才发现,我做这些事,只是想找到我的故事。
我和她们的故事。
我一个人的故事。
我的孤独。

“要是能死一次就好啦。”林蔷突然开口。“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先给你写一封遗书的。”林蔷转过头,对辛妙音郑重的说。“而且我现在暂时还不想死,我小说还没看完呢。”
已经习惯了林蔷的日常发神经,辛妙音平淡的回答:“嗯,那挺好。”
“诶,要不要和我一起自杀啊?我觉得很不错哦!”
“不了,谢谢。我还想多活一会呢。”
“好吧。那你要是哪天突然想自杀,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奉陪到底!”
“你是要怎么样奉陪啦……”对这样一个神奇的好友,辛妙音只觉得无力吐槽。
不过,林蔷还真的是够矛盾的。辛妙音抬眼看了看那个一边灿烂的笑着一边吐出奇怪话语的人,这样想着。
明明是一个阴暗的人,又故意笑的这么灿烂。
太假了。

现在倒是精神了
2018.2.12 4:42a.m.

记一次精神层面的糟糕经历(事后记)

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一切一切虚幻的假象光怪陆离的在身边出现,眼神也只是虚虚的斜向下去。
无数个自己。无数个父母。无数熟悉的不熟悉的面孔。那么多人从虚幻中匆匆忙忙走出,又毫无缘由的消失,像是一台乱了套的戏。
“看看你这幅怨天尤人孤僻清高的可笑样子!”
是这部戏的导演吗?但是这声嘶力竭的呼喊不但没有让演员们乖乖下台,反而引起了更多更大的混乱:演员中的那些“自己”沉寂了片刻,也提高了嗓音疯了一样的像四周喊叫。每个人都固执己见,认为自己是对的。
所以,这场喧闹还要很久才会停止。她意识到了这一点,叹了口气,轻而易举的拨开重叠交错的幻影,走到一小片没有“人”的空地上。
——说他们是“人”,其实他们只是记忆的投影而已。
不断的否定,来自自己的否定无一遗漏的全部伤害的都是自己。只有不断挣扎着爬出“自己”的尸骨堆,不断的向上攀登,才能够避免被无助的记忆再次淹没。向上,逃离——把所有不愿想的和懒得想的东西都抛在身后,任凭时光把曾经的撕心裂肺和惊喜万分冲淡成平淡。
——你应该去死。
这样毫无起伏的说出口的话,成为了驱散垃圾回忆的最好工具。
看着那些幻影不甘心的“死去”,心脏却突然悲伤的疼痛起来。
(像你(我)这样的残次品就应该去死。)
她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回忆中的自己也是她,哪怕是做错事应受的惩罚,也都会寻着源头返回到她的身上。
她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回忆中的自己也是她,哪怕是做了在她看来不对的事情应受的惩罚,也都会寻着源头返回到她的身上。
(全部都缠在一起了。)
就这样被迫一遍遍温习糟糕的回忆,还有无数个自己在脑子里吵的不可开交。因为思维太快,大脑连把争吵变成破碎的语句都做不到,她只能默默地感受无数种朦朦胧胧的观点从脑子的这头滚到那头,混乱无比。
她又叹了口气,视线自然的下垂到让身体感觉最舒服的角度。
世界上第二好的事情是刚刚出生就死亡,唯一能好过它的事情就是根本没有出生过。——见鬼,我是在哪里看到这句这么有哲理的话的?
不管怎么样,她现在总算有些理解这句话的深意了——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又有一句话闯进她的脑海。
无知者无畏。
她一边和父母说话,一边注意她混乱的脑子不要突然把她搞成精神病,一边想着这些杂七杂八的。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样才能对自己和生活做出这么无情又冷酷的分工处理的。
(你为什么不去死呢?)
总之,现在她突然有一点点后悔出生了。

大家都说LOFTER是你们页面上最好找的,因为红彤彤
^=_=^

据说有一支秦姓有罗马(欧洲)血统……
难道说我有吗233

咸鱼了很久的我冒个泡……
不是我不想写臣服啊(´இ皿இ`)作业真的多……
臣服的灵感是在公交车上听着《suffer》想出来的
听着听着我就鸡血上头了……
你们回去也听一下感受感受
哦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