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糖和熊二郎不可兼得

丢弃自我安慰以最严厉又是最温柔的话语伤害且安慰自身

据说有一支秦姓有罗马(欧洲)血统……
难道说我有吗233

咸鱼了很久的我冒个泡……
不是我不想写臣服啊(´இ皿இ`)作业真的多……
臣服的灵感是在公交车上听着《suffer》想出来的
听着听着我就鸡血上头了……
你们回去也听一下感受感受
哦呼

家有蠢猫( •ิ_• ิ)
昨天小主子被这只外面的野猫吓得哟
吱哇乱叫(๑•ี_เ•ี๑)
超可爱w

【lifeline】臣服(3)

#最近我太高产了
#来点人?ヽ(゚∀゚)ノ

指引着Taylor找到了失事信标,看着又一次暗下的屏幕,劳伦开始盯着漆黑一片的走廊发呆。
“只要我想……我就可以轻易的出去。”
“为什么我……”
通讯器屏幕不合时宜的亮了起来,打断了劳伦的思绪。
Taylor发现了舰长。在找急救包的过程中,发现了剩下船员的遗体。
劳伦象征性的安慰了他几句,说实话他并不在意那艘舰船上其他人怎么样,他在意的只有Taylor。
不过看到Taylor为能救阿雅舰长而兴奋,劳伦也感到了一点愉悦。
你看啊,这都是我给你带来的,快乐也好,悲伤也好……
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劳伦不禁被Taylor逗笑了。简直无法想象,在他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能使他时刻保持着话唠和活力。
〔我想我应该给信标充满能量……〕
〔嘿,你最好不是在忽悠我,我对于在反应堆旁睡一觉很紧张啊〕
〔晚安,不管你在何方。〕
[Taylor is busy]
劳伦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把通讯器放在桌面上。他的心在怦怦的跳动。
“我……我应该去见一下Taylor。”
“他已经睡了……他不会发现我的。”
“普通的格林怪和我是不一样的……应该由我亲自去寄生他。”
“……”
劳伦猛的抬起头,艳绿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
“我要去找他。”
————————————————
瞎扯时间到
今天好像比以前要短一点……
写文的过程太痛苦了……
别光点热度啊,多说几句嘛QAQ
做个调查,你们希望有2的时间线在里面吗?不过提及的可能会比较少【这也代表了我要爆肝了【xxx

【lifeline】玩家精分之后……

#和男朋友一起玩lifeline时的灵感
#突然虐狗ヽ(゚∀゚)ノ
#鬼畜无比
#求评论QwQ




Taylor觉得通讯器对面这个人多半有点毛病。
那个人有时说话像女孩子一样温柔,有时候却懂得男生之间的玩♂笑。
几次这样的反复之后,Taylor终于忍不住询问他。
……
“这个回答你是在和我开玩笑?!你说你人格分裂还爱上了彼此???”
“不服?不服你也搞啊?你是不是现在都没有女朋友啊?”
一阵诡异的沉默。
“喂……不会吧……”
“不,我只是在思考你上厕所时会想什么。”
“滚!给我圆润的滚!”

Arika觉得魔法通讯对面这个人多半有点毛病。
明明是个男生,却对女生之间的小♀秘♀密有很深的了解……
深思熟虑之下,Arika还是决定询问那个人,但是得到的答案……
“你仿佛在逗我笑???我都做好了你是个变态的心理准备你却告诉我你是个人格分裂???”
“事实上,我和她还是情侣关系……”
一阵诡异的沉默。
“好好管管你媳妇,如果你们俩被人当做变态怎么办。”
“……多谢提醒。”
以下不可描述,绅士自行脑补。

Adams……Adams十分平静,甚至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直到他踏上社会。
多次被人当做gay后,Adams终于陷入沉思。
“原来带耳环会有这样的影响吗?”
(已经死了的)西弗柳斯博士开始思考他检验Adams五号的人选是不是因为仓促而出现了什么问题。

Alex觉得助力信上给他提供了很多帮助的人多半有点毛病。
虽然这么说很不礼貌,不过他的行为细节有时会显现出微妙的不同……就像是两个人。
某次偶然,那个人不小心触碰到了语音通讯却没发现,Alex才知道原来他是个人格分裂。
而且还爱着另一个人格?
……不过还是祝他们幸福吧。
“还有你们下次办事时能不能小心点?听着简直辣耳朵!”
“诶嘿嘿♡抱歉啦♪”

【lifeline】臣服(2)

#如果有人能够留评论给我的话……
#我会更新的更加快速的




劳伦在短暂的吃惊后立刻冷静下来,开始分析现状。
一定是有人发送的讯息偶然间被他接收到了,现在首先要确认那个人的位置……等等,我想这个干嘛,他和我又没关系。劳伦这样想。
不过好奇心终究战胜了冷漠,劳伦还是试探性的回应了一句。
『我能看到你。』
如果那个人短时间内没有回话,那说明这个消息可能是很久以前的了,在茫茫宇宙中这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情。
〔哦,谢天谢地!能联系上别人真是太好啦!〕
〔已经好久啦!〕
回复很快就来了。
劳伦感觉自己的心颤抖了一下。
如此快速的回复,说明他们离得很近,比如——
他可能就是刚刚那艘舰船上的人。
劳伦从他的话中感受到了一丝孤独。
那种孤独寂寞的心情,在“劳伦”被寄生前也曾经有过。一个人在陌生的荒凉星球上跋涉、生存,是绿女王在他失去希望时出现在他面前,给他展示了一个全新的,美妙的世界。他愿为她将这种美好传播给全宇宙。
他认为他有必要为拯救那位陌生人而努力。
在劳伦的脑子里转过无数思绪时,陌生的“客人”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
〔我们的舰船坠落在了一颗星球上……〕
〔你似乎是唯一在这个接收范围内的人类……〕
〔顺便一提,我叫Taylor,其实我一上来就应该做个自我介绍的……〕
〔科尔比把我推进了逃生舱……我晕了过去〕
〔醒来就发现我在这里了。〕
〔我的救生舱应该是在一片沙漠里……〕
〔远处有一座诡异的山峰,居然是对称的……〕
〔在相反的方向,应该是瓦里法号的残骸……好像离山峰近一些〕
〔我该去哪?〕
山峰是Green的大本营,但劳伦并不想让这个年轻的美国小伙这么早来到这里。劳伦因为惹恼了我们亲爱的Green小姐,被勒令限足3天,没法出去到各个飞船残骸上捡点好玩的回来。而那些没脑子的格林怪只会粗鲁的破坏,根本不懂收集的美好!如果Taylor能带过来一点,那就好了!
【画外音:看来我们的劳伦先生有收藏癖dgdfdgefxhbjdv】
面无表情的打死画外音后(?),劳伦回复了一句:
『侦查坠毁情况。』
〔没错,说不定我还能发现别的幸存者……或者是补给品。〕
〔我到了再和你说。〕
[Taylor is busy]
屏幕暂时暗下了去。劳伦倒在靠背上,深深的思索着。
他没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想把这件事告诉女王。

——————————
瞎扯时间到
我们的小劳伦是很单纯的……但是并不天真。
Taylor,你要小心咯♪

【lifeline】臣服(1)

#喏,说好的更新
#画风不定
#可能突然鬼畜
#来啊ヽ(゚∀゚)ノ
#快活啊ヽ(゚∀゚)ノ
#反正有ヽ(゚∀゚)ノ
#大把小绿ヽ(゚∀゚)ノ【x






劳伦一屁股坐回硬邦邦的椅子上。
他现在在这个,唔,姑且称为“监控室”的地方监视着外面的一举一动。不得不说这显示器像素真心不高,劳伦翻了个白眼这样想道。在显示器上,有一块闪着白色的物体正向着这片荒芜的星球坠落。
那是一艘太空船,上面载着人。
无论多少次,这时劳伦总会兴奋的吹起口哨,紧紧盯住屏幕。
果然,不久这艘太空船就在星球的表面碎裂成了破碎的白色方块。这给劳伦带来极大的满足和成就感。
“Green小姐——又有一艘舰船坠落在这里啦~”
劳伦的声音穿过漫长的,漆黑的走廊,传到了这里的统治者那里。
“我的工蜂们,准备行动!”
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各处传来,回应他们女王的召唤。
“还有劳伦你他妈不准再叫我Green小姐!这只是一个躯壳而已!”
“是是——知道了Green小姐——”
“劳伦你——”
女王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算了,不管你了。”
……毕竟,你可是第一个有自主意识的“工蜂”啊。
劳伦重新坐回椅子上,左手无意识的把玩着一个老旧的通讯器。这个通讯器是他在上艘舰船里拿走的,闲来无事可以打发打发时间。
通讯器蒙上厚厚一层灰的屏幕突然亮起。
[通话接入]
[建立连接]
[接受讯息]
〔有人吗?〕
〔这玩意能用吗?〕
〔有人能看到我吗?〕
劳伦目瞪口呆的盯着屏幕。
……what?

——————————————
瞎扯时间到
时间线主要是137,可能会有2(这要看我的肝了),T2不再是第一个有自主意识的了,后期……觉得T2和劳伦可能会打起来ヽ(゚∀゚)ノ
哈哈哈哈哈脑补了一下真他妈鬼畜ヽ(゚∀゚)ノ

鞋跟上全是雪
雪地靴都已经冻透了
脚很冷
这至少得10分钟才能缓过来……

一个脑洞(预告)

现在tag下有很多关于玩家被寄生的刀【x】
但是有人想过前因后果吗?
为什么玩家好端端的就被寄生了?
所以!我!打算!
做一个伟大的尝试!【x
我要写个中篇!
如果玩家从游戏开始就是被寄生的状态……
会发生什么?
(等我16号考完试就写)
突然咸鱼.jpg

强行cos【xxx

依次是Taylor,Arika,Adams,Alex,Wynn,T2

神他妈T2
看见他尾巴上的小绿了吗

对了
Alex的基佬紫蝴蝶结是我的恶意
反正他头像就是基佬紫啊233